优玩电竞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优玩电竞app > 图片新闻

陶山解题

来源:济源日报 作者:赵群 张恒 亚洲 时间:2021-04-01 09:56
  充满生机的传统村落陶山村已经踏上乡村振兴的康庄大道。图由受访者提供
  ● 核心导读 ●
  陶山之变,是嬗变。短短两三年,陶山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  陶山之变,变在人的精神面貌、眼界和思路,在大小决策中对当前和未来的科学权衡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已经开始突破区域、突破自身向更大空间谋取未来。
  陶山之变,是外力对内力的激发,更是党的基层组织中“关键少数”对更多陶山人理想信念的点燃。
  乡村振兴是重大历史任务,更是时代课题。如何科学合理地进入“乡村振兴模式”,真正实现脱贫攻坚的胜利果实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?或许,陶山之变可以给出我们启示。
  脱贫攻坚是场大考。在下冶镇陶山村交出的答卷中,助其“拔高分”的是三道关于山的应用题。
  第一题:陶山的远与近
  山里人喜欢用农历记事。正月到三月,是陶山最美的时候,先杏花,再桃花,然后李花、桐树花,被山巅、村口、沟壑里遍布的花花草草簇拥着,依次成为陶山的“颜值担当”。
  陶山村悬挂在山腰,与黄河三峡景区毗邻。景区主游线之一的龙凤峡就在陶山人所称的沟底。每年此时,景区内游客熙熙攘攘,他们乘船览尽春色,啧啧称羡。作为“风景”的陶山,却鲜有人前来。
  直到今年,一条路的修通,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陶山的尴尬。一辆辆私家车开进陶山,一张张笑脸掩映着春色,给陶山人发展山经济注入了“强心针”。
  陶山村党支部书记陶建平说,以往,陶山再美,人也进不来。如果没有党的好政策,没有供电公司和人武部的帮扶,就算我们知道这道题的答案是路,但也没有能力找到解题办法。
  “这条路标准很高。修这条路,背后是有故事的。”陶建平介绍,在一定程度上,是村里的发展规划,是村里蓬勃的活力,打动了上级。
 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规划,能四两拨得千斤,等值1500万元的道路投资呢?记者在村中探寻,只个把小时,答案骤然显现:是想干,一摞摞图纸,因地制宜又突破传统;是实干,一个个工地,热火朝天又精雕细琢;是会干,曾经废弃的窑洞变身文艺范儿十足的民宿、加工绿色食品的作坊,按照“工业游”的标准打造,散落在绿水青山中毫不违和……
  短短两三年时间,陶山村人、支村两委和帮扶单位,用“陶三彩”的概念引领,不等不靠,巧妙借力,终于凭着想象力和勇气,用汗水将道路这条解题的“辅助线”,变成了陶山发展的“生命线”。
  鸟瞰陶山,一条墨玉般的路犹如丝带,左缠右绕,蜿蜒在村舍、桃林、工地之间,从远方而来,向远方而去。
  陶山实践证明,在脱贫攻坚的伟大战役中,在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,区位优劣不是难题。
  第二题:陶山的守与攻
  靠山吃山,稍有不慎就会破坏开发与保护的平衡。陶山有过前车之鉴,陶山人自然感同身受。
 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在约20年的时间里,超九成的村民离开陶山,进城谋生。这个极富时代特色的人员迁徙,为陶山村最终留下不足百人的常住人口,多为老人和儿童。当然,还有他们带不走的雄姿奇伟的山峦沟壑,深藏其间的溶洞,漫山的春花和夏秋接力的种种果物,以及抗战时期扼守黄河天险的日伪炮楼,集中连片的明清至今300余孔石拱窑。
  陶山人解此题,颇费了点心思。
  好在,前后两任驻村第一书记刘召唤和姚志强,以及党支部书记陶建平,都年富力强,有头脑,有思想。
  青山变金山,点“金”之笔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“陶三彩”。红、黄、绿,既是他们守住青山绿水的初心,又是勾画斑斓未来的三原色。“红”指挖掘支援陈谢大军渡河的“党史红”,开发特色旅游;“黄”是投身黄河生态保护,借力得天独厚的黄河三峡风光,融入旅游产业;“绿”更纯粹,保护绿水青山,依靠绿色种养,构建“农旅一体化”。
  “陶三彩”首先得到陶山人的认可,50余名进城谋生的村民看到了前景,回来投身到大大小小的工程建设中;“陶三彩”得到了上级的认可,正式列入济源建设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的“黄河小浪底济源河清区域空间发展战略规划”,立竿见影,沿黄旅游环线特意修进陶山;“陶三彩”还得到投资人的认可,记者见到陶建平时,他正在为来自北京的一笔5000万元投资做前期准备……
  村委会的电脑里分类存储着各类可行性报告,点开设计图,上面描绘着新设施、老物件炫美的未来。田间咖啡屋已经建成,青苗、老树,斑驳的墙体和落地玻璃,不远处又是一处悬挂着图纸的工地……
  陶山实践证明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坚定理想信念,就会有前行的动力和方向。
  第三题:陶山的失与得
  刘召唤和姚志强是城里人,先后到陶山担任驻村第一书记,就将陶山当成家。陶建平是陶山老户,在城里做生意,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,生意交给别人打理。“陶三彩”掏走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。
  陶建平说,操盘旅游和过去做建材生意有着天壤之别:首先是见识,要四处看四处学;然后是知识,为听懂专家的话要恶补基础课;特别是胆识,和投资人打交道最难,他唯一的底气是时刻保持陶山发展的活力,才能让对方看到陶山可见的未来。
  姚志强履新没多久,一两个月的光景,便将“陶三彩”视若己出。忙碌的工作之余,他还在村农业合作社“兼职”,体验互联网运营。每周五回家,他的第一件事是将网友订购的鸡和鸡蛋送上门。姚志强的“粉丝”越来越多。他说,努力将他们打造成陶山的“铁粉”,为“陶三彩”积攒人气和经验。
  刘召唤回城后,依然没有放弃“陶三彩”。在他的奔走联络下,摄影家协会采风、培训机构写生、机关团建等,人们络绎不绝地涌进陶山,消费“陶三彩”新近孵化出的农家乐和别致的“窑洞宾馆”。
  曾经落寞的陶山,又发生机,人气满满。陶山籍的老教师、老干部回来了,整理编撰的《陶山引胜》即将付梓。陈谢兵团渡黄河的渡口,迎来了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学员。昔日废弃的石拱窑,变身时尚的宾馆、酒吧和咖啡屋,已经吸引了洛阳而来的游客。
  2020年,陶山村首次有了集体收入,是30万元。今年开春,“陶三彩”的基础设施建设陆续展开。短短两三年,“陶三彩”已经从村委会里的酝酿,出落成散布在青山绿水中的游线、绿色食品加工厂、绿色产品种养基地、“窑洞宾馆”、咖啡屋,出落成一份份飘落到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一线城市投资人手上的投资合同。
  “90后”薛凌峰在家人的支持下回乡打拼。拿他的话说,乡村振兴是国家战略,“陶三彩”越来越出彩、越来越有魅力。
  昔日“困难户”陶光风已靠养羊拔掉穷根,去年家庭人均收入突破2万元。陶光风说,他也知道“陶三彩”,想想陶山的未来,越干越有劲。
  陶建平紧盯的辣椒加工厂项目,全景玻璃厂房错落有致,文艺时尚的面孔下,是清晰的流水生产线。“这个项目的上游是村里的辣椒基地,产品是文创辣椒酱,下游是研学旅游。”陶建平说,曾经有人出主意开山取矿,幸亏当时就打消了念头,没有去赚那点“短平快”的昧心钱。要不然,也不会有越来越多的陶山人给他打电话,提出回来给村里“打工”。
  陶山实践证明,有经得起考验的项目,有经得起考验的带头人,就有希望。